龟兹与新疆佛像雕塑

龟兹与新疆佛像雕塑疏勒佛教的兴盛,直接促进了佛教艺术的发展,过去曾经容纳上万僧徒的寺院,今天仅能从残存的寺院遗址,粗略了解当时佛教艺术的面貌,就境内的佛寺遗址,已发现的有税库改萨来古城沸寺脱库孜萨来古城在巴楚具城北七十五公里的是勒山上,古城落在大道以北的山坡间。

城南山岩下一公里处,有一率很大的寺院废,1959年在古城内考古发掘时,又发现了北朝和盛唐的佛寺遗址各一处,北朝寺院出土有许多龟兹总文木简,成地的五铁钱和剪轮五株钱。

地面有许多泥塑佛像残块和小佛头。其中两个完整的小佛头为红泥模印,高9cm,头顶有小型发细高鼻小型发簪,与新疆其它遗址出土的佛像相比较古朴庄严,是当地早期的佛教艺术品。
脱库孜萨来佛寺遗址出土的陶质佛像,高65cm,宽41cm。旋发束簪,项光残,圆额丰颐,面相慈祥,露右臂,袈裟贴身,衣纹右垂,下身残,似原为立像,另一木雕菩萨像,高25cm,宽145cm萨头载三花冠,宝增外张,发垂肩,面圆,微静上身,双手合十,下著裙,交糙而坐,但原为木雕供案局部,陶质地神像,高km,宽17cm,地神宽额张耳,突扇眼,张口露齿,络肥胡项,形如兽面上身视,下著短裙。双手扶种,交同而立,神态怪异另有童子型石灰质范模一个,圆验短发,发卉耳根是制作佛像时所用的模具。
巴楚具吐木体克佛寺遗址出土彩塑供养天人像高72.7m,供养天卷发,面请秀,上著绿色偏衫,下著浅红裙,左手残,右手扬。左微举,衣裙纹饰粗放,衣带飘动。形态优美,面部表情纯真自然,度静安详,宛然少女之形象,泥塑善萨头像,高24kcm,若萨束发高冠,留风,尖鼻小目,度静秀美为佛教塑像精品,
德国柏林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木雕坐佛,高160Cm,佛像头髻较大,直鼻深目,面形清秀,影体健顾。全身仅在装装领口和下摆处稍刻衣,其份不加任何雕饰,整体感极强,其风格近似于印度摩是罗佛像的造型特征,该馆藏品中另有一尊木雕的头像,头雕饰成蝶状的卷发,面相丰圆,间作白广眼舒,鼻高薄,造型具有中亚人的特点,佛像雕成后漆成会色,以象沸的金色身,这两件佛像均在巴楚出上,原物应是寺临中的供设。
新疆洛甫品热立克寺院遗址出土泥塑半身佛量高30km,亦公元4世纪物,佛旋发束公,宽额丰。弯眉大眼,高得小口,面含笑,身着架实,胸臂以下残,高26cm,答萨高冠,垂增外扬,线纹项光,上身裸,佩项饰,理路,下著长裙,合手交脚坐,周身光作。
龟兹益国俗广信佛法,国内寺院林立,《晋书称:“龟国去洛阳八千二百八十里,俗有域郭,其城三重,中有沸塔庙千所。国内著名的寺庙有王新伽蓝,北山致蓝、温宿王蓝,例着王蓝问含学者佛图活你所线,大约在摩罗什佛教大乘学也开始在龟盘国传播,形成以小乘佛教为主,静行大春,不仅反映在佛学上,而且也在佛教艺术上打下了。
龟兹故城寺院遗址出土陶质婆罗门像,高0cm,宽7cm,婆罗门长脸,络胡项,一棵身系短裤,交腿雨坐,肩部残,左手举物,右手弹琵琶仰面张口大笑。形态放荡。另一婆罗门像,高9m,宽6cm,婆罗门秃顶络肥,圆日大口,有头光,身全。别被帛带。右千持物高举,左手抚无膝,头大身小,形态奇特
龟兹总佛教艺术的遗迹,除苏巴什等佛寺遗址外主要集中在石官寺,石意寺一般是依山傍岩。前临河流,平地起塔造寺,依崖开造洞窟,形成以石窟为主体的寺院建筑群,以满足佛教僧人的修行需要。
龟兹石窟的分布主要集中在库车和拜城两地,库车为古代龟的王城,在它的周围有库木吐喇、克夜尔朵哈,玛扎怕哈、森木赛姆,拜城有克改尔,台台尔和温巴什等近10处,这些石意融建筑,雕塑,绘画为一体,在洞窟形制,绘画题材,艺术风格诸方面都反映出龟益地区佛教艺术的独特面貌。其中开窟数量最多,壁画保存最丰富,以克孜尔和库木吐喇石窟为代表。
克改尔石窗地处沙漠,陕谷临河,只能在疏松的屋面开菌窟室。既要仿效西部石窟的样式,又不能照搬印度等地硬质石崖上的雕造经验,龟兹工匠逐步掌捏砂崖的质地与特性,形成三种不同类型的石宜,以适应佛事的需要,如果说覆钵顶方形窟保存着较多的外来影响,那么有着曲尺形过道的僧房与中心柱窟却是具有当地特色的建筑,礼拜用的中心柱窟采取券顶并在中部加柱承受岩面压力,减少了塌毁的可能,是砂质岩面开凿洞窟最理想的形式,并且适应砂岩,在佛窟中选择塑绘结合的装饰手法,早期龟旅曾建造大型塑像,但是龟兹多地震,大型泥塑易塌毁,因此更多采用以壁装饰为主建窟,只在小龛中设小型塑像为主尊,这样形成了绘画,雕型、建筑密切结合的石意寺院,泥塑、彩绘相结合的传统,显然是在地处沙漠的龟逐渐形成,而在敦煌,麦积山等地进一参族得发展的。
由于历史上人为的与自然灾害的破坏,龟越保存下来的泥塑较少,而这些残存的彩塑又大部被掠取到国外。现在留存在柏林,巴黎,伦敦等地的小型泥塑仍极精美:这些泥塑有着各种类型人物,而且形象具有丰富的现实生活感,使你联想到龟社会形形色色的人物。克尔第七十七窟的萨头像,高卷发。
面白圆润,眉清目秀,曲髭微染。特别是嘴部的刻画精致,嘴角含嫣,唇缘欲启。克孜尔石窟还出土有佛、弟子、武士等塑像,特别是武士的形象丰富多彩,有的显示了威武的甲胄,有的面部富有表情,充分显示了雕塑家的才艺。
新疆的佛教彩塑,不仅展示了中国佛教艺术早期发展面貌,而且也对于了解我国多民族在造型艺术上的创造,提供了广阔的视野。佛像菩萨雕塑

如对龟兹与新疆佛像雕塑一文感兴趣,可继续阅读美高梅北京雕塑厂佛相关文章:五代两宋佛教雕塑中朴素禅风的痕迹中国古代佛教雕塑中国佛像神像雕塑浅谈禅宗教义在佛像雕塑中的表达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北方汉白玉佛像的发源地,也可了解其他类型精彩文章,例如上海租界时期的公共雕塑中国当代雕塑技能水平非雕塑化的审美视野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