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

玻璃钢彩绘雕塑可以分为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玻璃钢彩绘动物雕塑等玻璃钢彩绘雕塑定做产品,对于一般的大型玻璃钢雕塑制品厂家来说玻璃钢彩绘雕塑已经成为城市当中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玻璃钢彩绘雕塑摆件不仅仅外形颜色鲜艳,同时,玻璃钢彩绘雕塑质量比较轻,搬运起来非常方便。 ? ?

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是根据当时情况、环境的发展情况进行制作的,进而仅仅通过这种材料就已经获得了更多的优势。具有较强的耐腐蚀性,这种材料是一种良好的耐腐材料,对大气,水都有一定的抵抗能力。玻璃钢彩绘雕塑采用玻璃钢材料是一种性较小的材料,长期的使用情况下,会出现一些耐温性下降,所以玻璃钢雕塑厂家提醒,玻璃钢雕塑不易设和长期的接受自然环境的影响,应该适合在一定的环境下,同时,还要注意保养。

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已遍布大大小小的城市,对于一个城市,想要突出该城市的文化最简便有效的方式就是雕塑。将城市文化赋予雕塑之上,就好像雕塑有了生命一般,给人以鲜活生动之美。有各种鲜活寓意的玻璃钢彩绘雕塑已俨然成为城市的亮点。

美高梅雕塑厂一般严格按客户提供的海豚雕塑图纸进行泥稿雕塑,最终由客户确认泥稿雕塑是否需要修改。

确认好泥稿后我们用毛刷把胶衣涂到泥稿模具表面,半干时把纤维布铺到上面,开始用毛刷把树脂刷到上面使其侵透,再铺布再刷树脂,一层一层的叠加,这样海豚玻璃钢雕塑毛坯就出来了。

毛坯出来后还需经过打磨、用原子灰修补产品针孔及合模线、抛光、喷底漆、喷面漆、喷汽车专用漆,一般四层喷涂后即可做出造型精美,表面做亮光效果处理,高端大气的创意海豚玻璃钢雕塑。

接下来美高梅雕塑公司请大家欣赏一位青年女艺术家的优秀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吧:

青年女雕塑艺术家金钕

金钕| 1984年生于河北秦皇岛

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解读艺术家 | 金钕

由儿时在墙上乱画的第一抹痕迹,到现在从雕塑上磨去的最后一丝不完美,金钕在创作自己的作品的同时也经历了自己人生的蜕变。她自己也曾说过,每个人生活中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束缚。人生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很多东西束缚着你,你要么跟它抗争,要么向它屈服。在有一个阶段做创作的时候,她说她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关于束缚和压力金钕曾经还和她外婆讨论过,那次讨论让她知道相对于年轻时的自己,来自于社会,家庭,自我的各种承担将会随着年龄日益增多,我们无法逃避,那就微笑面对吧。

从她早期的作品看就知道,金钕是一个有很重童话情结的女孩。她从小就痴迷于童话故事,看过了格林、安徒生以及很多不知名的国内外童话,她说自己的近视眼就是因为小学时某个暑假没日没夜地看童话书的后果。而说到当年她选择学习雕塑的原因,竟然只是因为选修的时候,系主任和雕塑老师的那句“你不学雕塑可惜了”打动了。

但看成功后的她,让人觉得是生于1984年的金钕,80后中少有的早婚人士,她身上仍然积攒着小女人的唯美气质,和她创作的作品一样,有些含蓄却不失自信。“还行,可以用这个专业来养活自己”金钕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境况。她表示自己的理想工作和生活状态是不用为了做雕塑而做雕塑,在两三年不做展览也能养活的起自己,是纯粹的自己想做就做,没有人催着、逼着。对于自己的作品,她认为虽然有些作品的形式是魔幻的,有些作品佑很贴近生活,但两个系列的作品综合起来看诠释最多的其实是孤独。

解读金钕 | 作品

在金钕安静的外表下

却埋藏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劲儿

性格中潜在的反叛因子通过作品得以展现

人物玻璃钢彩绘人物雕塑

在金钕的早期的作品中,美人鱼、小红帽这些童话中的主人公都以一种“唯美”的姿态出场,然而他们的身上却有着淡淡的创伤;但是这些创伤并不是残酷的、血淋淋的,而是自然而然地与人物融为一体,好像这伤痕始终作为身体的一部分而存在着。大多数人印象中的“童话”都是圆满无缺的,但金钕的作品试图打破童话的表象,或者说要澄清长久以来人们对于童话的误读,她在作品中着力强调创伤对于成长的重要性:痛苦也是成长中的一部分,经历过必需的痛楚才可以真正长大。

躺在床上的女人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

近几年来金钕的创作,无论从表达的主题还是语言上,都已经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金钕的作品主题具有一贯性,这和她的情感经历息息相关。从毕业到首次个展的这四年间,金钕的人生观和艺术观都在发生着变化,像《恋人》和《亲密的疏离》具有叙事上的连贯,分别是女子从孕育到分娩的过程,涵盖的其实是艺术家对两性关系的思考,探讨的是比《夜》更深入的情感关系。在金钕的作品的形象上,她惯用的形象似乎都是从寓言中走出的角色,女性身体与动物的躯干的嫁接像童话一样让人信服。金钕塑造的形象既有逼真的写实,又有超验的完美,但却让人感到更具有生活的趣味和实感。形象上从早年“人马”到逐渐地呈现出“鹿”的姿态,也是她作为一位女性艺术家不断的自观和性别角色的层层挖掘,这种基于创作者自身的思考与发散使得她的作品显得真并饱含张力。

人头马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

金钕在创作中除了延续从第一件正式作品就开始具有的唯美、直接、情感叙事的特点,金钕还在不断找寻能够更好地展现她的雕塑语言的材料。例如为了作品中传达出的一种唯美,她可以从早期使用的玻璃钢着色,到如今花费无数日夜寻找和实验出这种接近人体肌肤质感的树脂材质。还有在《恋人》因为材料上的运用恰到好处,大理石般的本色材料柔和温润,整个作品给人的感觉非常童话,使的男人生长在女性人马的腹中,这样一种明显带有性别优越感的呈现不知道会不会激怒某些到场的男性观众,也更加成熟地表现了金钕长大后的世界观。

裘马的天空

文/冯博一

金钕说,她刚从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参加的第一个展览是我在北京798东京画廊策划的“玩画廊”。我记得那是2007年的夏季,在看中央美院雕塑系毕业生展览时,金钕的毕业创作给了我一种清新的感觉。也许是看腻了泛滥于中国当代艺术对现实简单化处理的太多作品,她的毕业创作《我的童话》系列作品是阳光、亮丽、直接、唯美的演绎。

没有青春的残酷与青涩,却有着冲破网状限制的“升腾”,如同鸟类长大后展翅翱翔一般地自然属性;抑或也是在具有私密空间指意的浴缸里,编织并幻化为美人鱼自由自在地向往。而《蜕——羽化》系列作品,在半透明帷幔的映射下,若干个自我化身般的小布偶漂浮和弥漫在独属个人的窗外风景与自己的房间。我揣测那是她在夜晚对着窗户数星星看月亮情境的比附和憧憬,以及在白日梦中自诩蝴蝶的蜕变、羽化的渴望。或许,正是由于宏大的历史与现实的置疑与批判,常常陷入一种空洞的尴尬,才赋予艺术家的主观意绪投射到那种诗意的幻想性语境中,借助人物的成长感受和理想来传达灵性的叙事话语的必要价值,才使得现代城市生存所带给我们的焦虑以及由此产生的苦闷和枯寂的心境或被消解。因而,生命呈现出了它的质感和可以触摸的感觉,这是生活之美,也是支撑我们生活的一种现实依存。

其实,对作品说出这些感觉并不困难,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关键是如何从纵向的维度判断金钕作为80后女性艺术家个案的位置与特点,以及她的现实背景、她的艺术方式和审美趣味与前代艺术家在观念、方法上的关联,乃至殊异之处的典型性。

人头马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

从现当代艺术史的角度考察,中国前卫艺术一直是一种文化激进主义的立场姿态,坚信艺术可以改变现实,“为人生而艺术”的趋向成为显流。这是由于中国现当代悲情的历史处境和社会不断动荡的社会危机所导致的。因此,“文以载道”式的反思历史、批判现实、质疑秩序等等构成了中国前卫艺术的主要方式之一。而“为艺术而艺术”却一直被遮蔽为潜流。随着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中国社会现实的转型成为世界瞩目的一种奇异的发展模式,尽管仍然面临着诸多社会问题,但在某种程度上中国已摆脱了积贫积弱的状况,开始显露出自信、强势的姿态,甚至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从而也使“为艺术而艺术”、“为情感而艺术”的创作提供了话语条件。这方面尤其在以年轻一代的人生价值取向上,彰显的较为明显,滥俗地讲就是弱化了人文关怀的宏大叙事,开始注重个人日常生存经验与情感的表达。这种趋同的倾向一方面取决于时代的变迁,个人命运已不是被动地被时代所裹挟而难以选择,恰恰是有了更多地适宜自身生存的多种选择;另一方面是在此基础上个人命运更多地是取决于自我的奋斗,注重自我,关注存在的自足空间也就有着它自身变化的内在逻辑。

相对于50、6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而言,作为80后一代的金钕,其成长是在一个新崛起的社会文化的规范和秩序中,这种规范和秩序乃是建立在市场化的基础上。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没有物质匮乏的生存困境,个体生命的历史和存在被赋予越来越大的意义,她的艺术可以说是一种个体生存实在经验的叙述。这种经验不是对现实的反抗,而是和现实达成的一种辩证关系。因为,生存对于她来讲不是一个问题,她的问题是选择的对象和方式,她已经摆脱了艺术干预生活的一厢情愿式的天真,而更倾向于营造自己的话语空间,并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个性和情感。我以为在此基础上评介金钕的艺术创作,她的《35度7》和《冷光》系列作品是将艺术渗透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之中,如一泓清水,简约、澄明地给予一种直率的美感,不含有对现代城市日常生活进行否定的意味,这反而使人感受到她对温情脉脉的日常生活的迷恋,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安稳、细腻的人生况味的悉心体会。生活本身是错综复杂的,经过简化和提纯的想象,一定显得单纯、清丽。她塑造的形象既有逼真的写实,又有超验的完美,但却让人感到更具有生活的趣味和实感。当金钕把情感中的世俗利益剥离的干干净净时,视觉形象才显示出自然天成的魅惑。情交流和情绪变化,也在同一个画面中得到了充分的、自然的表现,从而把艺术家对于角色的主观干预隐藏得更加深而不露,并且避免了过多使用特写和近景可能给观众造成的强制性约束。三 《野山》在视觉表现上力求还原生活形态的原貌,镜头给我们描述的陕南山区的生活环境和自然景观,那层叠无尽的山峦,大大小小的坡腰和山峦脚下光线幽暗的农家土屋,都保持了山乡风貌的原生美。这是一种真实、质朴、平易的美,也是一种粗犷、朴拙、雄浑的美。影片的主调是冬天,石土混杂的山峦蒙上一层灰黄的色彩,灰灰家的黄色土坯厦房,坐落在画面的突出部位,给人一种凝重、荒凉的感觉。当镜头分别进入灰灰家和秋绒家的时候,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依然是几乎不加修饰的“自然景观”。但就在镜头给我们展示生活的“自然原生形态”的同时,导演还要求这种展示必须是藏而不露的,不着痕迹的。也就是说,影片既要保留秦川山乡风情画的自然色泽,又必须赋予这种自然的美一种艺术的韵律和意境。电影是光和影的艺术,光和影就是将原生形态的生活雕凿成艺术品的刻刀。不过,《野山》对光和影的使用是非常审慎的,在许多场合,艺术家们竭力保持了山村的自然光线气氛。我们所熟悉的禾禾、灰灰、桂兰喝酒猜宝的那个镜头,就非常巧妙地利用了太阳落山的一瞬间。屋内外真实的黄昏气氛,凝聚了农家生活的情愫。这里可能集中体现了导演的艺术观和美学观。《野山》是以视觉厚度见长的,但它在表现上始终显示了很好的控制能力,把握分寸的能力。所以,《野山》在整体上给人一种诗意的感觉。这种诗意有时并不就在表现了鲜明的倾向性的地方,倒是在那些模糊的、说不太清楚的地方。比如秋绒刨地,灰灰吆牛犁地,卸了套的牛悠闲地吃草,灰灰躺在翻起的土地上,把栓栓举过头顶,这一组镜头所表达的其实正是农民的理想,农民的幸福,农民的乐趣,这种对土地的眷恋,是灰灰和秋绒感情的连接点,农民精神世界中非常美的东西和非常可悲的东西也都凝聚在这一点上。庄子讲过一个寓言,把这种古典审美精神表述得非常准确,他说:“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这则寓言形象而又含蓄地表达了中国传统美学对于美的一种认知,《野山》在某些方面沟通了这种认知对我们能切实感受到造型整体和谐的艺术效果,以及那种与她内心直接交流的温暖和感动。

金钕还说,她是在参加我在2008年策划的“七零八落”艺术展时(天天,找金钕参展作品),与她爱人谭天纬相识,之后很快缔结良缘,他们感情甚笃。这是我策展的副产品,一件积德的事情。看看金钕的新作吧,洋溢着作为女人的幸福之感,甚至甘愿“做牛做马”。她的新作《弱水》系列和《夜》系列凭附的人马一体的形象所构成的特质在于通过她他和它们具体的行为状态,以逼真性、寓言化的话语方式来获得对以爱为人生更多更深的辐射,从而充实和延伸了话语内在的意蕴。这里的“人与马”是理想的化身,诗意生活的装饰,唯美而丽辞。笛卡儿说动物是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机械装置,而在《格列佛游记》里,马是神的化身,比人更严肃、高贵、理性,而且散发着青草的芳香。这种人物与动物的存在视角,可以在纯粹生物学和物种学的层面上来审视人的存在。显然,金钕在传达情感时是在利用感觉还原生活的一种方式来完成的。她有意识地选择了二人生活中的体验,通过人马酮体率直地表现了现实生活中闪现的身影,那个身影是被金钕的雕塑风格重新塑造过一种存在,是她讲述人的寓言,也是马的寓言。这种寓言形式本身就是对生活心绪的命名,这是她正在经历的生存经验的直接性展开,是她内心被爱的真实写照。可以看出金钕的用意是把一群关键性的人、马形象符号化和现实化了,同时赋予了作品内容和形式方面的视觉张力与效果。她是在寓言化叙事方式中,动情地表达爱意与期许,让观者在她设置的场域中传递爱的伟力,感受到幸福的悸动。

当然,这种寓言化的叙事策略无疑是聪明的,但对于艺术家来说也是一种挑战。作为一种寓言化的表现,它的成功与否从某种角度也取决于艺术家对男女情爱观念上的认知。换言之,作为人之为人的情与爱,一直是艺术所表达的主要对象和内容。古往今来,既有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有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有简·爱式的爱情,这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之一。倘若仅仅是延续以往已被经典了的爱情观,或一种自然本能性地视觉表达,而没有提升为一种与时代紧密扣联的新观念和方法,这种表达的范式只是形式或材料媒介的不同而已。那么能否与她所给予的观念与方式自然地融为一体,使观者能够顺利地将思绪延展到她所规定和塑造的寓言层面之上?这不仅对于艺术家和观者来说,都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审美问题。

这次展览是金钕的第一次个展,我又有幸撰文而参与其中。如果她能通过这次展览,成为一位极具潜力的女性艺术家,或一不留神成为“大师”;假若我能够成为她艺术人生的“贵人”之一,那就是我更感欣慰的幸事啦!

金钕 | 作品欣赏

树脂人物架上雕塑艺术品

蜷缩的人树脂雕塑

美人鱼彩绘树脂雕塑

如对彩绘抽象玻璃钢树脂人物雕塑感兴趣,可跳转美高梅玻璃钢雕塑公司案例列表了解玻璃钢雕塑价格玻璃钢雕塑厂家介绍玻璃钢雕塑定制制作,以及树脂玻璃钢雕塑的区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