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

自古以来,佛教是中国第一大宗教,但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都有哪些,美高梅北京雕塑公司为大家娓娓道来。

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要从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塑像说起,建于北宋年间,其第133窟有《佛、弟子》的彩塑,那尊大佛通高378cm,神态端庄肃穆,梵式发型很典型,从中仍可窥见隋唐佛像遗风。那尊双掌合十、虔诚礼拜于佛前的弟子塑像高约156cm。中国古代佛像雕塑麦积山石窟佛像

两尊塑像高矮悬殊,表现的是迦叶向达摩传教的情节。第90窟有一尊坐禅佛像,盘膝而坐,掌心朝上,相叠于腹下,上身不偏不倚,这便是禅宗北派所极力提倡的渐修方法形式,坐禅。

通观麦积山石窟群塑石雕佛像,给人的整体感觉是一种严肃的宗教氛围,缺少生活气息,即使是43窟的胁侍菩萨,身躯稍有扭转的动态曲线,力士动作的夸张幅度,也同样给人一种距离感。

我们再去看看四川大足宝顶的石刻:其主题思想同样是宣扬禅宗,但其中雕刻了一些平民形象。如说书乐人、养鸡妇等,在“佛”的氛围里竟能呼吸到种生活气息,感觉到一种朴实的雕塑手法。四川大足宝顶大型石雕佛像雕塑

与麦积山塑像群一样同是宣扬禅宗思想的宋代佛像雕塑,整体风格为何有如此差异呢?这就涉及到禅宗内部南北两派的分歧问题。

禅宗初期以四卷本《楞伽经》为教义,传教者又称楞伽师。据唐开元初(8世纪)出于玄睛一系的净觉所作《楞伽师资记》(敦煌卷子)载:楞伽师各代传承是达摩一慧可一僧一道信,后来又有《续高僧传》载道信门人中能传禅法的为弘忍。

玄赜的《伽人法志》载:弘忍圆寂之前曾向玄赜说:“汝之兼引(禅文)善自保爱,吾涅架后,汝与神秀当以佛日再晖,心灯(指禅)重照。”此外《历代法宝记》(教煌卷子)又特别提出弘忍的弟子慧能。

神秀与慧能同为弘忍弟子,神秀后来创禅宗北派,慧能创弹宗南混神秀曾作偶:“身为善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推拭,勿使惹尘埃”,神秀以心为明镜台,认识到人的觉悟可以通过自身的禅定内观而获得,所以他提出要。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主张通过长久不断地坐禅以排除内心杂念,保证身心的觉悟,这就是后来北派主张的“渐悟”渊源。南派则主张不一定要坐祥据唐朝王维所写《能禅师碑铭》载:“至于定无所入说的就是成佛之道并非限于打坐,只要心不散,坐卧住行都是坐禅。禅宗两派修行观念的分歧一直沿续下来。

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直到宋朝禅宗盛行,南派流行于南方,北派流行于北方。这种分歧依然存在。

甘肃麦积山地处中国北方,麦积山佛雕所宜扬的禅宗思想自然与北宋息息相关,整体风格倾向于严肃静穆,这与北派注重坐禅,讲究禅定内观的特点有关所以它的整体布局约束于仪轨的方面要多一些。

而四川大足地处南派影响范围,大足石刻深受南派禅宗影响自不待言,南派那种随意自然的修行观念深深渗入雕塑主题,直接促成了大足石刻群内容更广泛,风格更活泼,更充满生活气息的整体风格的构成。? 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的影响分歧对五代两宋佛教雕塑的影响可在其他处雕塑中找到它们的别相。观音汉白玉石像雕塑

禅宗南北两派对佛像雕塑对影响一直到现在都为停止,但由于现在社会的嘈杂不再像古代那般专注,因此佛像雕塑少有一些经典之作,更多带上了商业价值。

作为专业的雕塑加工厂,美高梅希望能够用匠心表达对佛像的崇敬与虔诚,创造更好的佛像雕塑为中国佛像历史留下经典一笔。

如果对文章主题感兴趣,可延展阅读北方汉白玉佛像的发源地中国古代佛教雕塑以及美高梅的佛像神像雕塑案例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