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铸铜超现实人像雕塑

艺术家Anders Krisár以其超现实主义的雕塑而闻名,作品主要探索人性的双重性 虽然Krisár以各种图案和媒介都进行了实验 但他的系列雕塑一贯的样式 即是人体分裂。

Anders Krisár是一位自学成才,最初偏离主流艺术世界在多方面有所涉猎的视觉艺术 家。尽管随后的发展得到欧美艺术界的认可,但他依然故我宛如局外人。他的雕塑和 摄影作品十分自我甚至有些病态,然而其却具有瞬间感染力,让人意识到艺术家的精 湛与熟练,以及作品代表“人”的对社会的诉求。

Krisár的每一个分体雕塑 都展示了艺术家对形象化的非传统表达 一些情况下 整个身体被平分 最终形成两个完全相同的对称形体 对于其他作品 Krisár只是将已经分割的躯干切成更小的部分 无论是人类身体”减半”还是肢解肢体部位 Krisár的许多作品都通过”手牵手”重新连接起来 给人两种独立身份的幻觉。 ? ? ? ?

除了超现实主义的形式之外 有光泽的雕塑 也展现了另一种世俗的美学 这是通过Krisár在材料上的深思熟虑来实现的 这种独特的光泽强调了身体的现实细节 同时也强调了迷人的超现实主义。

有评论认为这些骚动挑衅的病态忧郁作品,定义了人类的心与身模棱两可的边界,引 发了一个问题“我是谁?” ? 哲学家弗洛伊德认为,人的身份化最初来源于和家人错综复杂的关系。来自斯德哥尔 摩的艺术家Anders Krisár用复杂的技术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了这种纠葛。最近他的个 展“Spacings”中的四件作品也有这样的表达。

一个纤维板箱子开着一个矩形的洞口。 里面有张苍白的,年轻的,面无表情闭眼的脸。这张宛如死亡面具的脸对于观众交互 时引起各种关于时间,内与外,生与死,自我与其他的思绪。

一个男孩身体被剖成两半分别挂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男孩的性消失了),两半被 精准的对应,各侧伸出手握在一起,具有令人不安的现实主义。这件作品反映了困扰 艺术家的暴力经历—他的父亲精神分裂,他的母亲双重人格。 ?

还有穿着红色套头衫,靠着墙壁握紧拳头,如同僵死般逼真的人体。此外艺术家也将 他妻子的灰色外套用其它服装填充满,形成妻子的身形,这个作品放置在地板上隐喻 身体与身份的缺失关系。 ? Anders Krisár用其作品表达了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关系具有永恒的羁绊。

作为专业的雕塑公司,我们拥有最具创意的的雕塑设计团队,最专业的雕塑制作工艺,最全面的雕塑厂地,为您创作最好的雕塑作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