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上雕塑艺术品翻制多少件为原稿真品(下)

此文接架上雕塑艺术品翻制几件为原稿真品(上)

上文中介绍到架上雕塑艺术品翻制多少件,本文美高梅北京雕塑公司继续带大家了解相关话题。

布朗库西死后翻铸的作品被许多博物馆收藏,包括话顿·西蒙博物馆,那里收藏了《缪斯》,但没有拿出来展览过,一些日本博物馆也在求购这样的作品甚至声浮宫一法国文化的最高象征,也想要一件洁白无取的《大公鸡》装饰在贝聿铭的会字塔前,此事因受到一位艺术评论家的严厉抨击而作罢。 国外著名雕塑家布朗库西黑白照片

面对如许之多的争议,伊斯瑞蒂的妻子却说,布朗库西认为他们看到了他是怎么工作的,因此希望他们继续他的工作。

未受雕塑家监督的雕塑翻制品,所涉及的不仅是那些去世已久的雕塑家,1990年,唐纳德·贾德在德国《艺术杂志》( art journal)上发表了一份愤怒的声明,指责一个意大利收藏家未经允许面复制了自己用合成板制作的雕塑:“这位收藏家将我的雕塑据为已有,违背了最初的协定,作品只能在我的监督下制作。”

古根海姆美术馆购买了300件这位意大利收藏家的收藏品(包括贾德指出的那些非法复制品)以后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了。

这位雕塑家直到他1994年年去世为止,一直在同美术馆争论这个问题,“我们的立场很简单,我们不做艺术家不许可我们做的事,”古根海姆美术馆翻制的作品,假我们不会未经贾德或他的财产继承人成基会会的许可非法复制能的作品,”

这位馆长又补充说:“在我们遇到的很多中,贾德的情况并不是唯一的,”那位意大利收藏家不只非法复制了他的作品,“这种事在个后的很多年中还会续发生。

威康德。库宁的情况也是比较复杂的,他是1997年去世的,当他晚年被疾病固扰时,他的诸多事务由他女几和律师代为处理,由他们则采取了一种保守的办法,用青铜放大翻制他的雕塑作品,这项工作正在纽约一家工厂里紧张地进行,“尽管它们并非死后翻制的作品。”

一位著名雕塑家见过一座12英尺高,放大了的雕像一《站立着的女人》,他倾向于保持原作的形式,他说:“这么大的雕塑对德·库宁没有意义。”

但是丽萨德,库宁说:“我父亲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制作这些雕塑,他本人关注了这些作品的方方面面,从1960年最初的设计模型到1984年所有雕塑的最后完成,这些放大了的也通过了他本人的许可和督”据她的律每说,不会有艺术家死后的翻制。小孩人物肖像铸铜架上雕塑艺术品

对当代雕家们的一项调查表明: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对他们死后作品被翻制的问题加以认真的考虑,另一些人则还没想过这件事。

60岁的雕塑家威廉·塔克说:”我将允许我品在我死后被翻制,但是要由我家庭成员来进行,并由指定的同我工作过的技术人员来执行,他们会知通我需要什么,就像佳得铜上的锈,他们可以完成一次再版。

多年来,我坚持每作品只复制三件,一位43岁在艺术上已经频有些作为的雕塑家说,“但是艺术家生前通常没有足够的钱去翻制所有的作品,所以他们只好指望一些作品在他们死后被翻铸。

但如果是把作品放大或是使用其他的材料来制,那就非常值得怀疑,我自己是反对时这些做法的。

如果对这个难题做一结语的话,可能会是这样:很难说在艺术家死后翻制其作品不好,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美国现代艺术馆绘画部总监柯克拥有在罗丹死后泛指的雕塑《巴尔扎克》,她认为雕塑家死后翻制其作品是当今局面最混乱的事情,雕塑家死后的翻制,育定不会是权威性的,但是没有这种翻制,世界将会单调许多。

在中国,架上雕塑收藏暗潮涌动,不少的收藏家直接找雕塑家买作品,或者通过画廊购买。

目前架上雕塑价位特别低,人们普遍看好架上雕塑的收藏前景。但是“如何避免买到赝品、防止造假”成为收藏家和雕塑家普遍关注的问题。

雕塑复制比较容易。通过翻制的方式复制作品对于雕塑工厂的技工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们几乎可以翻得一模一样。唯一能制约非法复制的只有著作权法。

但是,造假者为了金钱和利益会什么都不顾。按照国际通行的一般惯例,雕塑家本人复制的作品在十件以内被视为原作。

十件以上就不能作为原作出售。而且雕塑家在卖出雕塑时应当对收藏人承诺这一件雕塑总共铸造或打制几件。

通常所标明的“十件中的第三件”,也就是说这件雕塑总供制作十件,这一件是卖出的第三件。也有称之为几分之几(即总共几件中的第几件)。

各国各地情况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大同小异。雕塑家本人也可以承诺更少的复制,比如五件、八件等。

雕塑家创作作品比较慢。一件作品做完少则几月,多则一年,甚至几年。所以多数雕塑家终其一生作品并不多。

像米开朗其罗、马约尔、布尔德尔故居的博物馆作品也不多。罗丹要多一些,但很多都是很小的稿子。国内各院校的知名雕塑家作品数量通常不过二三十件,也有较多一些的,但也多不了多少,而且往往是包括了一些很小的稿子在内。

这就是为什么国际通行的惯例只把雕塑家本人复制的十件以内的作品视为原作。现在的问题是:对没有经过雕塑家许可的复制怎么识别和杜绝。

目前雕塑界和收藏界己开始关注这一问题。普遍的做法是在青铜或其它材料铸件上用金属笔签字,或写上几分之几。也有在腊模上签字。但这并不能解决以翻制方式非法复制的问题。布朗库西人头肖像汉白玉雕塑

翻制可以将作品连同签字丝毫不差地翻制出来。有的收藏家以为石刻和木雕不能复制。事实上木雕、石雕同样是可以复制的。

同样把由雕塑家本人复制的十件以内的木雕、石雕视为原作。木雕复制每件可能有所差异,但也是大同小异。

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造假和非法复制呢?我以为海外一些画廊的作法值得借鉴。他们向雕塑家购买作品时通常要求雕塑家签写一份收藏证书,证书上附有作品名称、质材、尺寸、作品图片、该件作品属于几件中的第几件、购买日期,最后是作者签名,乃至作者手印或印章。

一件雕塑一张收藏证。这样的证书要造假就比较困难了。我认为还可以在证书上签上收藏人的大名,如果转卖可以续签,证随雕塑走。

这就象古代国画上的收藏印章一样。如此这般,收藏证就象雕塑的档案,来龙去脉清清楚楚。

另外,雕塑家们在铸造和翻制作品时注意签好合同,写明著作权许可关系。同时铸造和翻制完毕时当面毁模,不留下翻制更多件雕塑的的机会。防止非法复制和伪造是雕塑家和收藏家都应共同努力的事。

如果对本文感兴趣请继续延展阅读国外雕塑艺术家如何看待雕塑翻制真假如何界定艺术品雕塑真假中国城市雕塑体制中国佛像神像雕塑浅谈

或者去欣赏我司以往案例:铸铜雕塑案例不锈钢雕塑案例玻璃钢雕塑案例砂岩雕塑案例等。

“架上雕塑艺术品翻制多少件为原稿真品(下)”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